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

自由联盟 - 人类社会的未来

  • 分享

    行走尘世祸福相依

    mingyuecheng 2018-06-14 00:16


    行走尘世祸福相依

        我常常想;如果父亲五七年不被无端打成右派,文革清队中不被无端打成反革命,我们这些子女现在会咋样呢?
        父亲与李斌是好友,母亲与于桂荣是好友。好友命运大不相同,性格决定命运。父亲才高气傲,看不惯领导纠缠女下属,写文章讽刺挖苦,所以不可能进步。李斌本份,从不得罪人,是个老好人。于桂荣争取进步,在针刺麻醉上曾很出名,但绝对是个好人。
        父母是李斌夫妻介绍的,当时都很年青,没那么多心计。父亲有才,大鸣大放时,代理市局工会主席,主持会场。动员帮党提意见,也就是些套话。因为知廉耻,反右期间一言不发,消极对抗,被革命群众打扫战场打成右派。李斌随大流,顺利过关,还是市委干部,命运捉弄人。
        两家离的不远,始终没断往来。想让我们这一代走动,未能如愿。思想距离太远,主要在于家庭处境。
        文革期间父亲啥派别也没参加,这不影响被打成现行反革命。欲加其罪,何患无辞。李斌夫妻商量每个月补助十元给我家,一直到父亲出狱。是雪中送炭,那个年代绝无仅有。
        楼下住着李大架子,曾奸淫十八岁姑娘受过处分。不影响入党进步,与李斌同局。李大架子夫妻特别坏,都是富家出身,不整人就得挨整。于桂荣每月送钱都得绕行,就怕被李大架子夫妻看见。抄他家就是李大架子领头,李斌成了灰色人物,政治运动谁也躲不过。
        李斌死在八十年代末,是患了癌症。父母前去探望,感叹人生无常。母亲劝李斌新基督,拯救灵魂,死后上天堂。李斌表示已经入党,这是其死前的心愿,不能信教。
        于桂荣信了佛,死在新世纪,四弟洲去了。第二代人关系一直很冷淡,李大小早就入党提干,是为父母增了光。李二小曾经风光一时,因为贪污险些入狱。我家人帮其过了关,现在是香港豪门赘婿。李三小没啥出息,住的是父母留下的房产。
        两个女儿都很势利,大女渴望嫁给军官。后来找个农村小排级,还得为其安排工作与住家里房子。大女并不掩饰对农村婆婆的轻蔑,恐怕日子过不顺利。农村兵富贵则易妻,贫贱夫妻百事哀。都是彻底唯物,彻底势利。
        二女没下乡,而是考上了文艺兵,是弹琵琶。复员后一心攀豪门,未能如愿。豪门都是利益联姻,得门当户对。二女找对象只看条件,不看人。最后嫁给一位研究生,在英国读书,二女过去陪读。男方是个武大郎,二女成了潘金莲。不肯随丈夫回国,在英国也上了学,两三年后离了婚。
        中国时尚女一到西方,换情人如同换衣服,更加开放。二女始终未嫁,当妈的想给二女儿养个孩子,二女坚决不要。二女今年已经六十八岁,红颜已老。
        由于家庭情况,我们都很早熟,我喜欢现在的自己。不经历苦难,我们与李斌、于桂荣子女没啥区别,不可能探索人生意义。应该是唱红歌,跳广场舞,虚情假意的怀念毛时代,满嘴假话。
        我父母归天时均呈白色辉光,转世升华为白阳世界,为真人。我们这一代亦是同样,我知道自己来世以脱离红尘,只要保住晚节就可以了。行走尘世祸福相依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?在物质财富损失的同时,得到的是精神财富,这就是阴阳辩证法,远胜于蛮夷之邦那一套。
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,不能参与讨论。 现在就加入